新一轮时尚圈大洗牌!看这些设计师要如何拯救时尚圈 - sbf333胜博发
  • 新一轮时尚圈大洗牌!看这些设计师要如何拯救时尚圈
    更新: 2017-11-07

    对于“某某品牌设计师辞职”、“某某品牌更换设计师”这类的新闻,恐怕你早已习以为常。从John Galliano的“咖啡馆事件”至今,时尚圈里各大品牌的设计师更迭已经经历了两轮洗礼。这些新上任的设计师真的能够成为品牌重生的救命稻草吗?

    品牌换设计师本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当话题的中心变成了时尚奢侈品和他们旗下如明星般耀眼的超级设计师时,其分分合合所引起的关注,不亚于公众对好莱坞明星离婚官司的好奇。

    2月,John Galliano在巴黎玛黑区的一家咖啡馆内因酒后失言而爆出“种族歧视”言论,令自己丢了饭碗。在担任了15年Dior创意总监之后,Galliano的失业似乎预示了21世纪第一轮设计师大换血的开始。

    John Galliano

    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有不少的设计师和品牌都经历了大洗牌。当消费者变得越来越保守,奢侈品牌不得不面临更加现实且严峻的考验。而作为应对挑战的“排头兵”,设计师人选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发生频繁更换。而这些新上任的设计师,将会如何“拯救”这些品牌呢?

     

    时尚圈设计师更换始末

    第一轮设计师更迭

    第二轮设计师更迭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时尚圈的这第二波设计师更迭大潮让人应接不暇。然而,这一次的“换届”却与上一次存在着非常大的区别,为品牌带来了更实际的帮助。

    特点一 个性温和 配合度高

    当我们回顾第二波设计师换届名单时,不难发现一个现象——和上一届那些自带明星光环、个性突出的“大牌设计师”相比,这些新上任的后来之辈大都是此前默默无闻、抑或低调温和的实力派,其中还包括三名女性设计师(

    Hermès的Nadège Vanhee-Cybulski、Lanvin的Bouchra Jarrar和Dior的Maria Grazia Chiuri)。无论是在与管理层的沟通上,还是在面对媒体时,他们都展现出了极高的配合度。在谈到新设计师人选时,Gucci新任CEO Marco Bizzarri曾说:“我们需要一个在心理上愿意接受一定妥协的人,尤其是在合作开始的阶段……之所以选择他(Alessandro Michele),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看起来是个‘正常’人。这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特质。”

    Hermès 女装艺术总监 Nadège Vanhee-Cybulski

    Lanvin 创意总监 Bouchra Jarrar

    Dior 创意总监 Maria Grazia Chiuri

    除了Hedi Slimane那令人意外的销售贡献外,Alexander Wang、Frida Giannini、Raf Simons和Alber Elbaz等人都在愈发保守的市场状态下展现出了商业上的软肋,并且在设计上缺乏突破。因此,品牌管理层不得不将目光投向更加“听话”的设计师,在展现振奋人心的创意的同时,也要推出更能满足现实顾客需要的穿着选择。在Alessandro Michele成为Gucci的新一任创意总监后,无论在媒体的报道还是在店铺的实际销售中(尤其是鞋包配饰方面)都获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杰出表现。在10月的财务报告中,这个品牌更收获了自以来最快的季度销售增幅,甚至使其母公司开云集团的股价上升到了过去15年中的最高点。

    Gucci 春夏系列发布会

    Gucci 重新装潢后的米兰旗舰店

    Gucci 首席执行官 Marco Bizzarri

    Gucci 创意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特点二 专注专职 心无旁贷

    另一个新现象也不容忽视——那就是设计师开始从“身兼数职”转向“专注专职”。Raf Simons、Marc Jacobs和Alexander Wang这些超级设计师在离职时几乎都提到了“压力”二字——既要完成品牌每年数季的设计工作,还要兼顾个人品牌的发展。

    当设计能力已经得到了业内的肯定,他们面对压力的最终选择是转而在个人品牌中实现设计理想,为自己的生意做主。与之相比,新上任的设计师由于资历相对较浅,个人品牌也没有十分牢固的根基和庞大的企业规模,因此可以及时叫停,完全投入为品牌服务的工作中。巴黎高级订制界的“秘密武器”Bouchra Jarrar、因性感的风格而受到好莱坞明星以及Donatella Versace亲睐的Anthony Vaccarello等都在正式入职新工作的同时关闭或暂缓了个人品牌的业务。

    Bouchra Jarrar设计的Lanvin 春夏女士成衣系列

    离开Versace后担任Yves Saint Laurent 新一任创意总监的 Anthony Vaccarello

    Anthony Vaccarello设计的Saint Laurent 春夏系列

    特点三 考虑实际 彼此双赢

    说到任何人事关系,“利益交换”都是无法忽视的一个现实。最近就有消息称Raf Simons成为Calvin Klein品牌创意总监后,得到了高达1800万美金的年薪。无论数字是否确凿,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几乎所有明星级设计师都在为品牌的工作中获得了巨额的薪资、分红甚至部分股权。

    Calvin Klein 首席品牌创意官 Raf Simons

    和他们比起来,新上任的这些“潜力股”们对薪资的要求显然没有那么“饥渴”。他们更重视团队工作的成就感,享受家庭生活、文化体验和各自的兴趣爱好。比如Alessandro Michele就十分热衷于古董收藏,并且十分热爱佛罗伦萨充满艺术气息的宁静生活,这些都为他的设计提供了独一无二的灵感来源。而Maria Grazia Chiuri则把家庭视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他们看中的是在大品牌工作所能获得的履历、磨炼与资源。

    Alessandro Michele经常在Instagram上表达出自己对古董物件的热爱

    Alessandro Michele在Instagram上分享在佛罗伦萨的日常生活

    “社交明星设计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无论是仍然在任的设计师,还是新上任的“三把火”们,他们的共同之处都在于公事公办。他们不再像曾经人们印象中那样把所谓的“时尚圈”当做人生如戏的舞台,而更加切实地将生活平衡地分隔给家庭、工作、创作、社会体验和商业策略等各个方面。就像Gucci的CEO Marco Bizzarri说的那样——在当下,真正能够带领品牌度过难关的,或许并不是什么戏码不断、傲娇高冷的天之骄子,而仅仅是一个有着不凡思考的“正常人”。

    编辑、文字/Yoanna  部分图片提供/东方IC

    监制:于昆K'

    微信设计、编辑:修言

    部分图片提供:东方IC, Instagram

    更多时装类文章请戳▼

    这是一支很酷的片子,仅此而已

    《Harper’s Bazaar》| 芭莎一百五十周年的前世今生